鉴味消拾片

送你破黑胶,廉价发出歌声依稀

【江周】论童话是怎样以讹传讹

*童话故事新编 博物学家江x人鱼周
*文笔幼稚园 ooc有请多指正 有点齁
*有微小的可能可能会开成系列吧
*又名皮皮虾的报恩(bu)

早在人类能踏上结实先进的大型帆船探索世界以前,不知是人类还是人鱼创作的两者间跨种族相恋的悲剧故事早已传遍各地。
因此,很多年来除了一位大洋角落的小公主曾经以身试险失足化为泡沫外,人鱼与人互不干扰,并没发生过什么事儿。

麻烦出在周泽楷这一代。
因为大洋另一角的人鱼国轮回少有人经过,所以他们渐渐觉得这种无中生有的警示性故事没什么实际用处,也就少有人用这种故事教育人鱼小朋友。
人鱼国的小王子周泽楷自然无从得知这个不幸的故事,不过有趣的是,周泽楷小王子也有着可爱的脸蛋、善良的心灵和比故事里人鱼公主少那么一点点的好奇心。

这次等到暴风雨来临,一只船罕见地经过这里并被打翻的时候,周泽楷出于在海里捞虾的习惯救下了一个看起来游泳不太灵便的年轻人。
在暴风雨还没来的时候,周泽楷在看晚霞的时候偷偷看过这艘船,船上这个面容和善的年轻人真是非常有趣,时不时拿出人类的地图和书本做着笔记,他携带的箱子里,还有不少闪闪发亮的羽毛和宝石,随时供他摆弄。年轻人还非常健谈,在一船人中似乎总能把握气氛,指点航向。

风平浪静之后,并没有听过小美人鱼故事的周泽楷出于好奇和照顾,将他扶到他同伴们上岸的沙滩上,用贝壳舀水给这个年轻人喝。
年轻人在喝下水之后咳嗽了几声,似乎要苏醒。周泽楷看见他的同伴也在不远处寻找着他,于是赶快到岩石后躲了起来。
“唉快,快,在这儿!”年轻人的同伴杜明果然在那之后一眼就发现了在沙滩上的他。
经过就地的抢救,年轻人醒了过来,就被救这件事问起身边的杜明,对方却是一问三不知。抱着对人类的戒心以及一点点掐不掉的好奇,周泽楷早在他苏醒之前游回了海底。

暴风雨带来的不仅仅是打开周泽楷好奇心的钥匙,也给了那一行人类一艘破船。因此,年轻人和他的同伴们必须在这片海域久留,每天修补那艘破船。
周泽楷躲起来听他们在修船时聊天。年轻人的名字叫做江波涛,对于惯于出海航行的人类来说,这也是个非常有意思的名字。
他也说了很多他的见闻,从海底闪闪发亮的贝壳到山岩间剥出的矿石,还有陆地上热闹的小集市,新鲜出炉散发出好闻味道的糕点,都是周泽楷所感兴趣的。
于是周泽楷的追求由初衷“听听人类说话”变成了“拥有双腿”。
深谙人鱼国设定的周泽楷知道肯定会有办法,但是他并不知道谁可以提供给他办法。

结果是周泽楷在走路时自顾自思考,错过了七只有意装腰酸背痛求帮助的皮皮虾。

“你可以去找海底的巫师,这是人鱼国标配,每个国家都有的。”皮皮虾在接受周泽楷的帮助后争先恐后地说。
“但是不要许愿和人类有太多接触噢。”

周泽楷小王子没有注意第二句话,问路后径直去到了海底巫师的住所,乞求一种能让他变成人的药。
平日基本也见不到别人的海底的巫师孙翔兴冲冲地满口应下,在周泽楷面前调制了一瓶药水让他喝下。
结果是周泽楷顺利地将鱼尾变成了双腿,孙翔绕着他走了一圈后也表示满意。
“你现在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吗?”
周泽楷张嘴,没声。
“好吧……”海底的巫师孙翔挠挠头,“我没配过这种药水,加料的时候手抖了。”
“……”
“这个……反正你也不爱说话,我再找找办法。”
“……”

好吧,周泽楷怎么说也是轮回国的小王子,非常有独立自主排除万难达成心愿的勇气。于是揣上了那把闪闪发亮的匕首,在一个江波涛散步的黄昏在沙滩上邂逅了他。
“你也是……周围王国漂到这里的人吗?”
周泽楷无法回答,江波涛就笑了笑,当他默认了。
是啊,几个落魄的博物学家,除了遇见落难者还会遇见谁呢。
经过一番怂恿,周泽楷也加入了修船的队伍。
于是,接下来的一天,两天,三天。江波涛只要不去修船在沙滩上散步,两人总会并排走在一起。
这个人类总是看起来情绪非常愉快,就算周泽楷不会说话,他也会向眼前的人讲述许多故事。比如他是怎么来的,又为了什么而来,比如他是一个博物学家。最后散步的时间几乎被江波涛固定,搞得杜明牢骚他不干活闲逛不要被人鱼撞见。
“听说在我们那里传说碰到人鱼之后,要是人鱼喜欢上你又追求不到,人鱼会把你的心血挖出来。一级病娇啊。”
周泽楷摇摇头表示不能认同,毕竟那把闪闪发亮的小匕首还躺在他的衣兜。
“唉,不过我们的船已经要修好了,想见到人鱼美丽的容貌恐怕也是难事……作为博物学家,我还非常想透过友好的交往研究一下他们。”
周泽楷有点懵。

与此同时,周泽楷变成人去寻找一个被他救下的人类的故事被这片水域所有的皮皮虾也知道了。老辈皮皮虾连呼大事不妙。
周泽楷听完了皮皮虾们给他讲述的小美人鱼的故事,心情有点沉重。
他又一言不发地托皮皮虾找了孙翔,孙翔听完了他的故事,在乱七八糟的故纸堆里给他找出一把闪闪发亮的匕首。
“……”
“在我这里的书上说,只要让那个人类握着匕首向你宣誓忠诚,药效就过去了。”

最后一天,因为情绪高涨,在船可以试水前江波涛是真的很健谈。虽然今天的周泽楷也一言不发,但他还是用娓娓动听的语调向周泽楷又讲了许多东西。
一想到船马上要修好,江波涛去看这些闪闪发亮的东西,周泽楷闷闷不乐。
况且这一堆烂摊子还没有收拾。
江波涛笑了笑:“好吧,好吧,异邦人确实比较喜欢亮晶晶的东西,所以我们得帮同胞研究关于亮晶晶东西的一切……”
周泽楷摇了摇头打断他,之后无比坚决地拿出那把闪闪发亮的匕首,比划了半天要他握在手里,为他们这几天的往来表达点什么。
表达点什么呢。

江波涛这次却貌似没领会到他的意思,看着匕首嗤一声笑出来在胸口比划了一下。
“这次是真的透过友好交往仔细观察了人鱼,那些传闻里的你们不但不亮晶晶,还很可怕。”
周泽楷突然觉得这感觉比喝了魔药还让人不安。
“看来人类和人鱼在这个故事上说法分歧非常大啊。”
下一秒江波涛又有点严肃。
“好吧…反正我是不会给你追不到我然后用它作案的机会的。有句话我也想说很久了。”
“……?”
然后有趣的博物学家维持着握住匕首的姿势,彬彬有礼地凑过去,对人鱼国小王子说了两句他真的憋了很久的话。

“你那天给我那个贝壳里的水,超级咸的。
“以及……作为一条友好的亮晶晶的人鱼……你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做做研究?”

FIN.
——————
大概就是一个人类和人鱼把对方在童话里丑化结果皮和周在告白时造成误解但是还是表示忠心的故事……?写一段删一段差不多写完的时候一看主题不突出语无伦次简直意识流……。
结局大概是小周可以说话了然后一对狗男男从此过着如鱼得水(。)的日子。
这个故事的节奏超级差劲啊但是要收假了就赶紧发出来了非常抱歉!第一次产全职的粮,将来有机会会修改的_(:з」∠)_


好奇心作祟查了一下发现其实达尔文只比安徒生小四岁 所以开头小美人鱼的悲剧故事就当是古已有之的传说算了_(:з」∠)_

【啜櫻池】树脂宝石小金鱼
这个看到材料的时候yy了很久 做出来却差强人意
下次换一些材料应该会好些
祝年年有余

【翻香令】
拍了多次色差都太大 气馁

元素仿二浅女神的【甜】做着玩
记得还碰到过海盐色的

【叠水斟霜】云梦江氏衍生 不商用
名字来自《东风志》“借用渔火斟开云梦水千叠”

细节控简直磨它磨得要命只恨绕线不精
花瓣材料用了红蓝渐变蓝紫渐变紫色镀AB白色镀AB四种 攒在一起远看不明显
簪头除了长流苏还坠了一个小莲蓬(P7)

照相和修图技术似乎是因为受了舅舅的气场影响直男起来了呢……

[古董局中局][老辈]煎汤

生活片段 许一城和药慎行有关的一小短篇,时间线在药慎行下狱,逃狱到绍兴老许派人去找的时候,比玉佛头事件靠前一点。
私设学了登桥飞仙十几年后,药慎行的身体出现了小毛病x
几乎很久没有写过东西…有不妥当的地方请多多指正。
汤里有屎(。)

——————
黄昏里太阳的余温似是发了最后一丝力烤着北京城地上的黄埃,瞅着八月也没有些微凉意。 药慎行逃狱这一年,城里是格外的热。
知了趴在树荫底下吃着黄土还在鸣叫,却教人摸不透声音是哪儿来的,许一城腋下夹着一叠资料边走边听,稍快些穿过清华园,虽略小些,蝉声果然也跟着来了。
一进家门,炉子上暖和和雾蒙蒙地正炖的是排骨汤。 太太将饭菜备妥,在这厨房唯一的热源前来回经过端菜,显得屋里热气儿腾腾的。许和平身高还不及桌子,却也拿着两双筷子走来走去作小大人样。
“回来了?”许太太抬头招呼一句,带笑低下头继续去准备。
“是。最近日本人在古董圈闹得厉害。”
许一城回房放下资料出来,见着小和平握着筷子便将筷子接过放好,到厨房去嗅那一锅好得很的汤。
准备妥当了一家人坐在桌前。屋里不很热,只有许先生许太太,并一个几岁的瞪大眼睛的小许和平,教人松乏不少。 饭香之外别无他想。
“那你也别太操心,要忙的事还多——诶对了,药家最近怎么样?”
看着太太夹给他的菜,他口气像是宽慰人像是讲轶事的。
“老样子,药慎行找不到,药家人也不知道怎么办。药来虽说戒了大烟,可资历不够,还需要时间去学习。”
许一城心下喁叹。
饭香之外还是有五脉这等事的。
且有支那风土会那等事,那那等事。
实际上这是许一城几月来难得的清闲,只要推开家门走出去,外面的争斗又会以近白热化的形容呈现在眼前。
良心搡着他进去,宿命搡着他进去,别人搡着他进去,他自己也搡着他站进去。
看过药慎行入狱,东陵被炸开,支那风土会近乎强取国宝的种种行径,这些比之早年经历的事更血肉模糊。 乱世里他不会动摇,身边人却飘摇得厉害。
这份儿飘摇却不能给太太和小和平看了去。
太太起身去端汤,许一城看着小和平将饭粒吃干净,表情和缓下来继续思忖。
待汤来了,小碗摆在各人面前,里面的排骨冒着微微的热气,小和平透过白气怔怔看许一城。
药慎行是谁? 八成是那个会拉银丝玩儿的药伯伯。
前阵子许一城向妻子说过监狱破败,药慎行不知所踪,许和平就不懂,没见过这个他出生前就下狱了的五脉中人。
不过药慎行许久以前飞桥登仙的手艺,即使未在外人前露过,也应了许和平为五脉补过几件宝物。出自药伯伯之手,上面锔着银丝的瓶瓶罐罐小和平见过。 还有一同跟着许一城的三个年轻人,一个慢性子姓刘一个急性子姓黄,稍显惫懒的那一个也姓药。 三个人跟着许一城仔细地看瓶身上的银丝儿,末了抱起来,让小和平也看看。
飞桥登仙。
听说这拉银丝的手艺厉害过小和平在天桥上见过的所有捏这捏那的,修东西的时候将金银能拉成细丝,补完了,样子雍容漂亮,赛过东西全新时候。
“喝吧,不然一会儿该凉了。”
许太太摸摸小和平的头。
“不是听说药慎行入狱前还常喝着药吗,他这么几年在里面真没事?”
“起初五脉常去看,后来动荡了不方便,也就不知道了。 ”
这次许一城出了声叹气,低头喝汤。
飞桥登仙。
药慎行喝药许一城确是见过,八成也是因为这门突如其来的绝技。
这是浙江尹家的独门绝技,以不同材料修补瓷器,将材料熔化牵丝入瓷。过程观之精妙灵秀,如接引飞仙一般,故名“飞桥登仙”。多年前因为药慎行与女儿相识又不能入赘尹家,老头子大限将至,就咬牙把独生女儿和绝技都给了药慎行,之后撒手西去。
然而尹家祖训说是因飞桥登仙几夺天工,易遭天妒,不能使过大衍之数,否则必有祸端。
易经中记载大衍数合五十,其用四十有九。尹家的老爷子即是用得太多,恰恰一过五十便卧床不起。
精打细算着用,入狱前大衍之数也早过半,药慎行身上终于偶尔添上股药味。
这就更与药家与五脉古朴甚至带点迂腐的气质相合了。
许一城一次上药家门时,碰上佣人给药慎行端药。
小罐被平平地端着,温润地微微冒着点气儿。
想来那罐子里酽酽的,倒出来也是碗好得很的汤。
“唉……各有命数。排骨汤还热着,喝汤吧。”
说着许一城拿勺子舀起冬瓜排骨,向太太那半碗汤里添。
“玉佛头的事如今也很要紧。” 一勺子破开汤上面薄薄油星,在许家饭桌上五脉之事复被抛开。 许一城的声音似乎在水气缭绕中也渐渐弥散。

及至多年后五罐之谜了结,南海归来有一阵,许愿在四悔斋收到了尹银匠生前留下的一卷牛皮裹着的工具。
偷跑来的药不然看着许愿摊开海底针,想起来爷爷留下来的一个小汤药罐,据说是太爷爷药慎行的。罐儿孤零零地一直被放着,留之无用弃之可惜。 他觉得身外之物,即使是太爷爷的也不至于样样东西都金贵,曾经打开这个罐子泡上水,预备二次利用,随便干点别的都成。
泡了几次后揭开盖子,药不然次次无言。
可惜煎药煎多了的东西,味道太久便洗不掉了。

——————
感觉这里两人偏向于原著向所以不打tag,不过脑补这对“许药许”也无所谓ww
印象里药慎行为人一直不能很好的接到一处,古3里的略带阴晦,和五脉中人同样的鹌鹑性子让人全无好感,古4里对故人情谊的看重,最后在南海对一生作为的答卷以及药小侄子的一拜,又极大的“挽回”了这个人的形象……看完可能让人有点迷惑,不过他身上的看点不比刘一鸣黄克武两人的少,老辈里最喜欢这个人啦。
梗单纯来源于文章结尾的那句话…原本是准备中元节写的阴森森的发出来追忆一下陈年旧事…然后不幸,中元节没憋出来,阴森森风也做不到(跪)
上上辈的剧情很吸引人啊…特别是亲王小年发在微博上的饺子。